影影倩倩

这里倩倩(请点开↓)
标题渣
易勾搭好相处
懒癌症晚期
更什么随缘

一大早起来失恋了,裘裘喜欢一个女人

杰裘

【打电话】

裘克:杰克,刚刚开局我竟然找到了好几个推进器!

裘克:第一个求生者被本大爷直接恐惧震慑了哈哈哈

裘克:还有还有,他们救人我也恐惧震慑了!

裘克:最后一个我也抓了,没让他走地窖!本大爷厉害吧!

裘克:杰克,你有在听吗……

裘克:……

裘克:想你了

杰克:(笑)知道了

杰裘短打

  夕阳的余晖洒满一地,今儿风大,卷起地上的沙粒就往身上一通拍打,“哐”的一声,一个易拉罐从地上飞起,极速咂向墙壁接着又反弹回造事者的鼻子上。

  “操!”裘克捂着鼻子顺着墙慢慢坐下,看着周围萧瑟的景色,身边也没什么人,鼻子不知怎的泛起一股酸涩,眼角渐渐湿润起来。

  肯定是太痛了,肯定是!裘克抹去眼角的泪花,却不知为什么越流越勇,最终在脸上汇成河流,他用袖子擦去眼泪,可这泪水就像开了水龙头似的怎么也止不了,呜咽着将头埋进臂膀,心中难受的紧,他犹豫着拿出手机,一打开就是那个界面,让人眩晕的白光,白底黑字的看着眼睛疼,上面还显示着几分钟前杰克发来的消息:



  散了吧。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个猥琐裘是谁?

认真的吗hhh

就这猥琐裘,打算去看这部电影了

杰裘小段子

欢乐向,没有明显cp描写,私心标杰裘

————


1

裘:今天柠喝了吗?

杰:没有,傻逼

裘:我在说广告词啦

杰:不管你有没有说广告词,傻逼总是在说你的



2

裘:世间总是如此不公

杰:一个疯子突然感叹人世

裘:就像我当年在马戏团时......世上没有公平二字

杰:原来是要回忆杀

裘:(激动)如果上帝公平!我怎么会天生哭泣脸,没人喜欢

杰:看来要开始鸡汤了

裘:就像!

杰:哦高潮开始了

裘:杰克这个菜鸡和本大爷天生丽质是监管者最强

裘:上帝总是不公平的。

杰:......



3

    写作业时,裘克突然把笔一扔,“大丈夫无他志略!”


    杰克走过来敲了下裘克的脑壳,“小子安知壮士之志哉!”

【 关于6.0.0版本的 Q&A 2.0 】

围观这个事件几天了……啊啊啊啊啊置顶功能啊啊还有什么设置不允许文章转载!亲一口这个可爱的老福特!!!

LOFTER小秘书:

亲爱的大家,我是LOFTER 运营负责人@小夏 。




对这次版本更新,大家猛烈的吐槽我们都看见了。@空桑 @牙牙菇娘 @橘清酒 @恋语市剧情研究所 你们的文章,包括在小秘书下的2000多条评论,我们产品、视觉、交互,运营同学都有认真在看。非常感谢你们提的意见和建议!我们也在不停的讨论,怎样做才能不辜负大家的心意。有时候太在乎,反而表达没那么顺利...




关于大家非常关注的几点,我先来做一下说明:




1:新版本默认最热,而不是最新,对于小透明和圈内新人非常不友好,你们是不是有赚钱的压力?所以急功近利的做了这个?




不是的。做这个调整是数据反馈,新进入TAG的用户第一诉求是快速找到优质内容,而“最新”只是时间排序,不能反映TAG内容质量,所以这次捋顺了逻辑,用日榜,周榜,月榜多个时间维度来展示热度靠前的内容,方便新用户发现阅读关注和进行互动。




我明白大家反映的点:老用户就是想看TAG里面今天又有什么新的文章和图片,同时,新文章和图片也多了很多曝光的机会,这样才有可能被点赞推荐热度上升,小透明才有可能变成太太。




这个反馈我们收到了,也在和产品交互同学讨论:怎么平衡TAG更新文章露出和新用户发现好内容的问题。




我们并没有打压新用户(留下来求求你不要走还来不及....),可能这个问题解决的不太好,双方都不爽,接下来我们继续研究看怎么调整,请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继续给我们提意见!




2:为什么从九宫格变成双瀑布流?排版不好看!




这个吐槽确实出乎我的意料….因为IOS很早就是这个排版了,我们并没有收到不好看不方便的反馈。反而双版本不一致是个问题,安卓此次有时间就追了一下进度....




当时iOS改成瀑布流形式,是为了能更多的展现单日志的内容,图片,文字都能展示的更多,并且露出了喜欢按钮和总喜欢数。这个是有助于发现内容和互动的。




大家觉得九宫格排版更好,瀑布流“逼死强迫症”患者,我们视觉设计师收到了,接下来也会寻找更好的在TAG内同时展示文章和图片的方法。(九宫格也是一种方案,我们研究下怎样做内容展示和互动的结合)




请给我们一点时间!




3:你们是不是做了限流?关注了用户,却无法及时在首页看到对方的更新,导致作品阅读量急剧减少




这个真没有!从来没做过所谓“限流”!搞好内容分发,扶植新用户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做限流?是我们的信息流吐出一直有问题!(这个真的是技术问题了,LOFTER经常被莫名其妙的人刷,导致信息流堵塞,正常的信息流就刷不出来了....)




这个技术解决方案,我们已经有所进展,下周!!请大家下周再看下有没有改善!!(如果还没有改善请技术GG跪着写道歉文!)




4:图片打不开!这个已经很久了!作为一个图片起家的App怎么会图片打不开?




这个是让我最近头疼复发的问题........事实上应该只有四川和广东的移动用户打不开图片,这个跟移动运营商有关。跟第三方有关,就不是我们推动就有进展的....非常烦躁,想了各种办法,不行我就要去跪移动了(请移动的同学看我看我看我,请指一条出路哭~~




以上这些,我们都排在第一优先级去研究解决和改进!但版本迭代需要一点时间,我们会尽快推动!




对了,下个版本,“可设置不能转载”、“置顶”、“可设置打赏开关”、“版权声明优化”等等都会同时上,敬请期待。





【裘杰】摸鱼肉渣

*是裘杰
*因为之前 @绛眠 小可爱说要看裘杰,所以为这位小伙伴摸鱼了一下w

————

  “你喜欢这样?”裘克摸了摸杰克的敏感点,可似乎绅士好像在床上也要风度翩翩,蔚蓝的眼睛淡漠地扫过裘克。

  好家伙,不知道的人还会以为性冷淡。

  裘克歪头想了想,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还是……”他坏笑着掐住了杰克的乳头,被掐住的乳头在空气中颤颤巍巍地一点点泛红,竟显得有点可怜。

  “还是……喜欢这样?”

  眼睛里的蓝色渐渐深沉,如同大海般开始一点点掀起波涛汹涌,情欲的颜色悄悄爬了上去,杰克的呼吸在被掐住的那一瞬间微微变得急促,白皙的脸颊逐渐染上粉红。

  哟呵,终于漏出伪绅士的真面目了吗?

  裘克眯起眼睛,靠近杰克的耳边,轻语道:“别装了,等会本大爷操哭你。”

  杰克喘着气微微瞪大了眼睛。

【杰裘】the candy

甜糖



*稍微不一样的杰裘相处

*杰克喜欢糖 

*文中的那本书是耽美书 
—————— 
 
 
 
    杰克悠闲地横躺在沙发上,惬意地看着报纸,手里抛出一颗水果糖,从空中划过正确落进他的嘴里。 
 
 
 
 
    难得美好的休闲时光谁都喜欢。 
 
 
 
 
    可似乎天意不是如此,“砰”的一声,再轰的一声,木门倒在了地上,烟尘之中缓缓显出一个拿着似是火箭筒的身影。 
 
 
 
 
    “杰克!” 
 
 
 
 
    好了,他知道这是哪个家伙了。 
 
 
 
 
    “啊啊,你!听!我!说!!” 
 
 
 
 
    红色身影快步走来将火箭筒重重砸在桌上。 
 
 
 
 
    “怎么了?” 
 
 
 
 
    杰克面对自己的房屋已成这样依旧淡然不惊,或许是这样的事他已经历太多,他甚至目光从未从报纸上移开过,还拿起茶几上的红茶小抿一口。 
 
 
 
 
    味道不错,下次还买这家。 
 
 
 
 
    “我跟你说!我!看了一本小说,虽然小说的类型,嗯……”裘克的眼神在他和杰克之间游走了一下,红色悄悄爬上他的耳尖,“但那个!故事设定还很吸引我的,我就不计较那两个主角了。” 
 
 
 
 
    突然,他想起了什么事鼓起脸跺了几下脚。 
 
 
 
 
    “那个作者文笔还算好,我可以看出他的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西方味……可他也不至于越写越到后来每章都要出现一个或以上的该死的括号!他以为加了几个括号就是西方大佬了吗?不!甚至影响到了我这个读者的体验!”裘克气冲冲地指向自己。 
 
 
 
 
    杰克放下茶杯,淡淡道:“可这篇文章也有着你说的那股西方味。” 
 
 
 
 
    “那只是作者从未忘记你是个英国佬的事实!”裘克顿了顿,再指了指自己的头发,“顺便带上我这个发色。” 
 
 
 
 
    杰克叹了口气,放下了报纸,“所以你找我干什么?” 
 
 
 
 
    “这不明摆着吗?找你帮忙啊!”裘克瞪大了双眼,对杰克的智商表示怀疑。 
 
 
 
 
    “这事我怎么帮忙?”杰克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怎么不能帮忙?”裘克反问。 
 
 
 
 
    杰克淡漠略过裘克的脸,“我不能插手你的事。” 
 
 
 
 
    “怎么不能插手了?”裘克惯性地反问道。 
 
 
 
 
    杰克微微勾了勾唇,语气稍稍上扬,“听你的意思,看来我们的关系得像你说的那两个主角一样了。” 
 
 
 
 
    裘克听言愣在原地,过了好几秒,终于反应过来,“杰克!!”他拿起火箭筒在空中乱挥舞道:“以后不替你值班了!” 
 
 
 
 
    杰克重新拿起报纸,目光移回,而身旁的裘克还在闹着。 
 
 
 
 
    “靠你这个伪绅士!” 
 
 
 
 
    杰克终于听烦了,他又抛出一个水果糖如同开头般准确落入他的口中。 
 
 
 
 
    裘克看着杰克愣了愣,庄园里的大家都知道杰克喜欢糖,现在只有他知道杰克最喜欢水果糖。 
 
 
 
 
    蓦地,他的头被人抓住,在裘克还未反应过来时,他的嘴唇贴上了一个软软像果冻的东西……是杰克! 
 
 
 
 
    “唔唔唔唔!” 
 
 
 
 
    在裘克挣扎时,口中突然蔓延开一股水果糖的味道,此时杰克已经离开了他的嘴唇,裘克砸吧了下嘴,甜甜的。 
 
 
 
 
    杰克见此状笑了笑,揉了揉裘克毛茸茸的脑袋,“乖。” 
 
 
 
 
    裘克呆呆看向杰克,水果糖的味道还在他的口中缓缓展开,不知为何,他也不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