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影倩倩

这里倩倩,标题渣,易勾搭好相处,懒癌症晚期,更什么随缘

杰裘

将所有以前写的杰裘文都放出来,都是黑历史OMG……



    杰克醒来时发现周围的环境大变样了,不是一如往常的监管者宿舍。他躺在一条小道上,四周一直奏着欢快的歌曲,两旁的树木都挂上了彩灯还有小星星各种各样孩子气的装饰品,灌木丛上则系着五颜六色的气球,草坪上还有各种游乐设施,如梦似幻,可以说是孩子心目中的理想玩耍地方了。


    杰克挠了挠脑袋,缓缓站起,他不知道现在应该要做什么,乍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他心底剩下的只有茫然。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一个小木屋,孤零零地立在一片光秃秃的草坪上,单调的颜色,与他身旁梦幻的风格完全相反,显得它格外突兀,或许是这份特殊引领着杰克的好奇心走去。


    或许还能问问木屋主人这是什么地方,他想着。


    杰克来到小木屋门前敲了敲门,没人回应。他不恼,颇有礼貌地再敲了敲门,终于,房门被猛得打开,一个红色的毛茸茸小脑袋伸出,骂骂咧咧道:“操什么东西那么烦人!”


    杰克惊了下,接着挂起笑容,挥了挥手,“嗨。”话音刚落,他还没看到木屋主人的面孔,房门又被猛得关上,只留下一脸茫然的杰克,甚至他还隐隐心疼这扇木门。忽然,房门被轻轻地打开,杰克听到对面轻声说道:“竟然真的是人……”接着木屋的小门被完全打开,木屋主人缓缓走出,“对不起啊,我这里很少人有人来……”他低头沉吟了一下,“嗯……好吧,”他重新抬起头,蔚蓝的眼睛平静地看着杰克,“是从来没有人来过。”


   杰克看清木屋主人面容那一刻脸色刹那间难看起来,他不会认错,绝对不会认错,木屋主人的面容慢慢与他记忆中那个天天与他互怼的人脸重合……


    这不是裘克么?!他在这里干什么?


    “裘克?”他轻轻唤道。


    “准确的来说,我不是裘克,裘克是我的本体。”‘裘克’一边说着一边带着震惊的杰克走进木屋,木屋很小,里面只有一张桌椅和一张床,单调地不像是正常生活的地方,‘裘克’从桌上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给杰克,“喝么?”杰克点头致意,他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接着问道:“所以你是谁?”


    “我是寂寞的裘克。”‘裘克’很平静地叙述一切,“这里从不会有人进来,所以看到你,说真的,我很开心。”


    杰克心情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所以这里是什么地方?”


    “是裘克的内心世界,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四处逛逛,毕竟作为裘克的一份子,这个世界的地图我还是知道的。”‘裘克’说。


     杰克听完这段话所含的信息,内心可谓无比震惊,他略微呆滞地点了点头。‘裘克’见他同意了便带他走出了木屋,走在杰克醒时的小道上。


    杰克一边走一边问:“我怎么感觉你跟本体有点……不像呢?我不觉得他会那么好心地给我水还当给我当导游。”‘裘克’听了,脚步停了停,笑了笑,“就当我第一次跟人交流的特殊福利吧。”


    杰克看着‘裘克’的笑愣了愣,接着笑道:“如果他在现实中也搞点福利就好了呢。”突然,杰克停下了脚步,仔细端详着小道一边的一大片灌木丛,这看起来像是在藏着什么东西。


   杰克说: “这里面或许有些东西。”


   ‘裘克’看了一眼,“既然是本体想掩饰的还是别看了……吧……”还未等‘裘克’说完,杰克已经钻了进去,“操。”他无奈地站在原地,最后还是没有选择进去,毕竟本体害怕的东西,也是他所害怕的。



    杰克从灌木丛钻出来,映入眼前的是一个荒废的马戏团,有大火烧过的痕迹,一路欢快的音乐到这戛然而止。他沉思了一会,还是选择踏入了这废旧的马戏团,里面破败的不成样子,在舞台的中央似乎有个人影,杰克屏住呼吸,缓慢地靠近,(写不下去)






  酒吧里面都是形形色色的人,却当裘克走进来的一瞬间几乎皆漏出不待见的神色,裘克甚至能在厕所里找到仿生人滚开的标语,也不能说甚至,毕竟这种标语也是很常见了。


  但他对这些歧视无所谓,他的任务显示要找到杰克副队长,完成任务就可以了,其他的?裘克挑眉撇了一眼旁边的那个举起酒瓶大叫仿生人滚开的人……可去踏马吧。


  扫描了下每个人,终于找到了杰克副队长,他坐在酒吧前,精美的颜容,白皙的皮肤,骨节分明的双手,整个人简直就是活脱脱的女孩们梦想中的白马王子,与酒吧里的其他人格格不入,却无不都散发着颓废的气息。


  “你好,我的名字是裘克,是模拟生命派来的仿生人,我去警局找你,可没有人知道你在哪里,他们说你应该在附近喝酒,我运气不错,第五间酒吧就找到你了。”公式化的回答,可真令人作呕,裘克心里想到,但他无法理解为何心中会突然跳出这段文字。


  接着他再告诉杰克发生了一件涉及仿生人的谋杀案。


  “我不需要助手……”


  艹,烦死了,裘克还是无法理解心中突然跳出的文字,但他跟着心意伸出手未等杰克把后面的话说出当机立断把杰克手中的酒杯里的酒倒掉。


  【杰克副队长VVVVV】


  这是怎样的天才,才能将人家刚见面就好感度狂掉升为敌对关系啊。


  杰克看着眼前的仿生人彻彻底底地怒了,他抓住眼前仿生人的领子,将他提到半空中。


   可突然裘克开口道:“杰克副队长,”他笑着,“我很贵的。”


  妈的仿生人社交模拟系统那么发达?还是开发者为了不让仿生人被无辜殴打出气而添加的对话?


  因为贫穷,杰克放下了裘克,“操!”漂亮的人说脏话还是很漂亮。(坑了黑历史)






  宽大的米色上衣松松弛弛地挂在讲台下的裘克身上,显得他整个小小的,可爱却致命地有吸引力,而下面画风一转,穿了条超短裙,淡粉的颜色衬着下面白皙的皮肤越发显得粉嫩,蔚蓝的眼睛眨了眨透出一股纯真和无辜,嘴角却勾起坏坏的笑容,该死的诱人。


裘克:“如果他坚持小白教堂,我也可以让步,为了这个而吵上一整天,实在是太傻了……我们完全可以开一辆敞篷车,开到教堂的遮阳棚里,摘下墨镜,望向站在窗口后的神父。”



      “我们请一位教堂的看门人为我们证婚,再在神父面前,开玩笑一样地说完誓言,接过结婚证,好,这就结婚了,走,度蜜月去吧。”



      “于是我们结婚了,天知道,地知道,载我们的车知道,路知道,神明知道,神父和证婚人知道。再来呢?谁也不告诉,悄无声息……私奔一样也是神圣而庄严的,我们只需要给彼此与上帝一个简单的交代,除此之外,与世界再无关系。”



————选自《图灵密码》


真的太喜欢这段话了!就忍不住代入杰裘试试看!感觉配这首歌感觉很好:

https://music.163.com/m/song?id=29043459&userid=454047354


【杰裘】无

*突然发现很久以前写的一个杰裘短打有一点点的后续,但那时我好像把后面一段截掉了没放出来


  夕阳的余晖洒满一地,今儿风大,卷起地上的沙粒就往身上一通拍打,“哐”的一声,一个易拉罐从地上飞起,极速咂向墙壁接着又反弹回造事者的鼻子上。


  “操!”裘克捂着鼻子顺着墙慢慢坐下,看着周围萧瑟的景色,身边也没什么人,鼻子不知怎的泛起一股酸涩,眼角渐渐湿润起来。


  肯定是太痛了,肯定是!裘克抹去眼角的泪花,却不知为什么越流越勇,最终在脸上汇成河流,他用袖子擦去眼泪,可这泪水就像开了水龙头似的怎么也止不了,呜咽着将头埋进臂膀,心中难受的紧,他犹豫着拿出手机,一打开就是那个界面,让人眩晕的白光,白底黑字的看着眼睛疼,上面还显示着几分钟前杰克发来的消息:




  散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分手前也会有个走马灯,他想起他表白的那天,是被网上的一些人催着说什么再不表白来不及,就被青春冲昏了头脑一冲动奔了过去,心里忐忑的要死,说出口的那一刻简直想拍自己几个大巴掌,而阳光下的杰克笑了笑,说:“好啊。”真的漂亮极了。


  其实现在想来杰克会不会只是觉得好玩,他一点都不敢往这想。眼泪流的更凶了,裘克打了一拳自己,哑着嗓子喊道:“一个爷们怎么像姑娘一样磨磨唧唧的!”


  他们之间的感情就像一张纸弱不禁风,一吹可破,但不知为什么还被他小心翼翼地维护到现在,还真是个奇迹。


  杰克可能到现在都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他吧,其实很简单,只要一见到他满心都叫嚣着喜欢的情绪,只要一听他说话心脏不可控制地加速,他干什么都好看,做什么都优秀。


  喜欢上一个男人的我真是恶心透顶啊,裘克笑笑,笑着笑着眼泪又来了。


我从未忘记我的222粉点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该怎么还债啊!【不想写文不想写文不想写文……】


【暴风组】小甜饼

这篇文的初衷就是写给 @海菜即茗

*维鲁多拉×莉姆露

*现代paro

*写之前狂恶补了第一和第二集维鲁多拉与莉姆露的对话分析性格,是个动画党

————

    热浪在房间里涌动,整个房间仿佛烤炉一般。

    维鲁多拉感觉像是掉入一片深不见底的热的海洋,透不过气,特别热。他使出全身力气挣扎着,终于他慢慢升起周围渐渐亮了起来快要看到水面……“唔……”他睁开了眼睛,用手撑在地面,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脑袋似乎被热气打了个结,维鲁多拉感觉他现在整个人都是蒙的。跌跌撞撞地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他跌进了一个冰凉的怀里。好舒服……维鲁多拉想着,他更加贴紧了这个物体并且吻了上去。

    维鲁多拉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毕竟现在他全身上下都是迷迷糊糊,就在唇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时,他才如梦初醒般瞬间后退了几步。短短几秒内他的脑袋好像终于重新运作了起来,维鲁多拉现在才真正清醒过来,视野变得渐渐清晰……

    “莉,莉姆露!?”维鲁多拉看着眼前的人喊道。

    莉姆露摸了摸嘴唇,瞬间脸颊通红了起来,“你在干什么!”

    “我我,我在模仿漫画情节!”慌乱之下,维鲁多拉随口扯了一个光听上去就觉得特别不靠谱的谎言,但他没想到莉姆露真的俯下身接起了地上的漫画,顿时,心脏飞快地跳跃起来,他惊恐地看着莉姆露扫了一眼漫画。

    “以后少看这种漫画,没收!”莉姆露红着脸把漫画合上。

    诶……混,混过去了?维露多拉往前瞟了一眼漫画,发现漫画正好停留在两个人接吻的画面……真是上天保佑!他庆幸地想着。

    不对啊!刚刚……好,好像,k……kiss了!!维鲁多拉这才想起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对不起!”

    “没事,”莉姆露打开了空调,“以后记得开空调,把脑袋烤坏了再随便拉一个人就亲就是你自己的事。”

    虽然听着莉姆露没有过多计较,维鲁多拉应该是要开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感到非常郁闷 ,心脏像被紧紧攥着一般,他默默低下头——

    别人亲莉姆露他也会这样毫不在意吗……

    忽然,莉姆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身看向他,维鲁多拉瞬间感觉不对捂住了嘴,刚刚心中的想法竟然一不小心说出去了,太,太尴尬了,现在该怎么办!

    “没有,只对你这样哦。”莉姆露轻飘飘地回了一句就转回了身。

    维鲁多拉只觉得他的世界突然之间天崩地裂,内心活动可谓汹涌澎湃,他插起腰别过头,“你,你这样说我没有感觉特别开心哦,嘛毕竟得到我的初吻可是最高无上的荣耀!”

    糟糕……一不小心暴露了什么……

    其实,有,有点小小的开心啦。

因为最近的举报有奖事件,我把车全锁了,暂避风头


【杰裘】意义不明的片段

意义不明到我放弃说明设定

本来觉得这个场景好带感就写了出来,洗好澡了以后又意义不明地添了下片段

依然放弃说明设定

————————


“呐,杰克。”

杰克顺声抬起了头。

“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喜欢你的对吧?”直接这么说出来了。

我不知道这是在问他还是在问自己,这个没有答案的问题直到现在也依旧没有解开,但我不想让杰克再离开我了,离开我的身边,这种强烈的感情……就是喜欢吗?

“你,突然在说什么啊……”杰克的脸颊渐渐染上粉红,他握着茶杯的手有点不稳,低着声说,“你今天太奇怪了……”却突然又笑了,“原来我也碰上双向暗恋这种超幸运的事了吗?”

清晨的阳光轻轻落到杰克带着羞涩的笑意。


啊,就是这种表情。

我低下头慢慢垂下眼帘,掩去复杂的眼神。



太糟糕了。








“唔。”额头突然被人弹了一下,我抬头呆呆望向始作俑者。

杰克站起身走到我面前,“嘛我很开心就是了,但你今天很怪哦。”接着他笑着俯下身……

“唔……”我惊讶于唇上柔软的触感,像果冻一样软软的,温热的鼻息在我和他之间缠绵。

我闭上眼睛。

太糟糕了。



但感觉还不坏。


他们真好,一脚踏入北极圈
优桐优,不拆可逆

【杰裘】互相讨厌

*总的来说就是两个傻瓜之间的爱情

————————

    “喜欢你。”裘克对着镜子淡淡道,平静的脸,蔚蓝的眼睛毫无波澜。三个字,如此的普通,说出来是那么的容易。

    裘克转头看了看不远处优雅地品尝下午茶的杰克,若有所思低下头了会,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坚定地抬起头,悄悄走到杰克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哟。”

    杰克喝着红茶顺着声音抬头被映入眼帘的裘克大脸吓了一跳,手端着茶杯跟着抖了三抖,喉咙被茶水呛得直咳嗽,另一只手指着一如反常的怼友说:“咳咳咳咳你想,咳,干什么?”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裘克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他终于艰难地张开了嘴。

    “啊喜……”戛然而止。

    于是,他再一次张开嘴,“喜……”

    不行。

    说不出说不出说不出……

    说不出口。

    只是那么简单的三个字……可裘克却发出第一个音以后就哑然无声,心中在那三字第一字出口时立刻像被紧紧缴起来,痛苦,难受,留下如海浪般汹涌庞大的复杂感情在心中徘徊。

    “你又发什么毛病?”杰克挑起眉一脸莫名其妙看向裘克。

    所有之前的感情在这句话后都空空如也,裘克大喊道:“你才发毛病!”

    果然还是讨厌他比较轻松。

    裘克开心地想到。

    那是裘克第一次、突发奇想、对着镜子而忽然兴起的告白。




    杰克知道裘克喜欢他,一直都知道,毕竟裘克这个沙雕表现的太明显了,不过这让也喜欢裘克的自己蛮开心的,所以他一直等着裘克给他告白,然后名正言顺地成为情侣。

    那一天他正品尝着美好的下午茶,突然被裘克的沙雕大脸吓了一跳,杰克正想和裘克大战三百回合,却看到的是一脸紧张的裘克。

    杰克立刻心情颇好地端起茶杯优雅地再喝了一口,果然,终于等到裘克给他告白了,这绝对是要告白的架势!

   “啊喜……”

    告白连明确的主语都没有,果然沙雕就是沙雕。

    “喜……”

    快说!我都把我俩未来人生都规划好了!

    接着,却不如杰克期望,是死一样的沉默。

    你!倒!是!说!啊!

    杰克完全没想到裘克告个白磨磨唧唧地像个娘们似的,他忍不住冒出了一句,“你又发什么毛病。”

    话音刚落,看到了一个炸毛的小红毛。




    昏暗的房间内,杰克打开桌边的台灯,将一张白纸平铺在灯光下的桌面上。

    果然还是得由我出马啊……杰克无奈地拿起笔。

    所以情书要怎么写?

    杰克苦恼地皱着眉头想,或许,开场应该先得问好?

    那……又要怎么问好?

    杰克苦思冥想后写下了:

    亲爱的沙雕。

    亲爱表明这是一份情书,沙雕突出了这是杰克写的。

    杰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开场,接着将纸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后,他终于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

   喜欢什么的,还是讨厌比较轻松啊……

   这么想着,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他们依然互相讨厌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