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影倩倩

这里倩倩,标题渣,易勾搭好相处,懒癌症晚期,更什么随缘

【杰裘】互相讨厌

*总的来说就是两个傻瓜之间的爱情

————————

    “喜欢你。”裘克对着镜子淡淡道,平静的脸,蔚蓝的眼睛毫无波澜。三个字,如此的普通,说出来是那么的容易。

    裘克转头看了看不远处优雅地品尝下午茶的杰克,若有所思低下头了会,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了一般坚定地抬起头,悄悄走到杰克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哟。”

    杰克喝着红茶顺着声音抬头被映入眼帘的裘克大脸吓了一跳,手端着茶杯跟着抖了三抖,喉咙被茶水呛得直咳嗽,另一只手指着一如反常的怼友说:“咳咳咳咳你想,咳,干什么?”

    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裘克感觉自己要窒息了,他终于艰难地张开了嘴。

    “啊喜……”戛然而止。

    于是,他再一次张开嘴,“喜……”

    不行。

    说不出说不出说不出……

    说不出口。

    只是那么简单的三个字……可裘克却发出第一个音以后就哑然无声,心中在那三字第一字出口时立刻像被紧紧缴起来,痛苦,难受,留下如海浪般汹涌庞大的复杂感情在心中徘徊。

    “你又发什么毛病?”杰克挑起眉一脸莫名其妙看向裘克。

    所有之前的感情在这句话后都空空如也,裘克大喊道:“你才发毛病!”

    果然还是讨厌他比较轻松。

    裘克开心地想到。

    那是裘克第一次、突发奇想、对着镜子而忽然兴起的告白。




    杰克知道裘克喜欢他,一直都知道,毕竟裘克这个沙雕表现的太明显了,不过这让也喜欢裘克的自己蛮开心的,所以他一直等着裘克给他告白,然后名正言顺地成为情侣。

    那一天他正品尝着美好的下午茶,突然被裘克的沙雕大脸吓了一跳,杰克正想和裘克大战三百回合,却看到的是一脸紧张的裘克。

    杰克立刻心情颇好地端起茶杯优雅地再喝了一口,果然,终于等到裘克给他告白了,这绝对是要告白的架势!

   “啊喜……”

    告白连明确的主语都没有,果然沙雕就是沙雕。

    “喜……”

    快说!我都把我俩未来人生都规划好了!

    接着,却不如杰克期望,是死一样的沉默。

    你!倒!是!说!啊!

    杰克完全没想到裘克告个白磨磨唧唧地像个娘们似的,他忍不住冒出了一句,“你又发什么毛病。”

    话音刚落,看到了一个炸毛的小红毛。




    昏暗的房间内,杰克打开桌边的台灯,将一张白纸平铺在灯光下的桌面上。

    果然还是得由我出马啊……杰克无奈地拿起笔。

    所以情书要怎么写?

    杰克苦恼地皱着眉头想,或许,开场应该先得问好?

    那……又要怎么问好?

    杰克苦思冥想后写下了:

    亲爱的沙雕。

    亲爱表明这是一份情书,沙雕突出了这是杰克写的。

    杰克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开场,接着将纸揉成一团扔到垃圾桶里。

   这样反反复复几次后,他终于瘫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了。

   喜欢什么的,还是讨厌比较轻松啊……

   这么想着,他疲惫地闭上了眼睛。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他们依然互相讨厌着对方。

刹车拉灯

裘克只是像往常般看了一眼杰克,但下一秒却做了不如寻常的事。他猛的扑倒了杰克,杰克诧异地眨眨眼,还没等他发出疑问嘴巴就被裘克堵上,从开始单纯的接吻到后来缠绵的深吻,两人都没说什么,杰克没问裘克为什么要怎么做,裘克也没说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们只是忘我深情地吻着对方,到最后结束两人均不免重重喘了一口气,他们之间的温度直线上升。

“怎么?”

“没什么只是想做了。”他一边喘气一边拉开杰克的领子回复。

【杰裘】星空预言者

灵感来自蜘蛛皮肤(星空预言者)
——————

  瓦尔莱塔曾是一位星空预言者,但她毅然告别族人去实现她的马戏团梦想,而星空预言者已对她来说确实是“曾”,确实是过去了。

  叹着气擦了擦每位星空预言者出生时都会分配到属于自己的水晶球,虽然在马戏团生活坎坷但她也从未反悔过,这个身份还是让它永久尘封在这箱子里吧。

  正当她想把水晶球放进箱子里时,房门突然被打开了,响起一声响亮的叫声:“瓦尔莱塔!”

  瓦尔莱塔一听声音便知是哪个小家伙了,虽然在众人面前总显得抑郁沉默脸上总不挂着笑容,私下真正熟悉了以后,却也是个活泼的孩子。

  “瓦尔莱塔!你竟然会占卜吗?”顶着一头夺目的红发,小男孩惊喜地看着瓦尔莱塔手中的水晶球,接着他仰起头,眼神尽是恳求“那你能为我占卜一次吗?”

  瓦尔莱塔沉默了,几年没用的水晶球在手中已经感觉生疏,但她却实在拒绝不了小男孩的话语,他的那种眼神,他们两个从来都是同病相怜。

  于是最终抬起头笑了笑,“可以。”话音刚落,瓦尔莱塔在水晶球上空用手轻轻一挥,水晶球发出一阵光芒,中央渐渐显现出一片星空,繁华的星星在一片深蓝色的空中装饰点缀着,无法用语言形容的美丽。

  小男孩欣喜地蹦了过去,几乎要将整张脸贴到水晶球上。瓦尔莱塔笑着看着男孩的举动,问道:“所以你想占卜什么呢?”

  小男孩将脸从水晶球移开,突然沉默下来,低着头说,“我想……知道未来会有一个爱着我的人吗?”

  瓦尔莱塔没有说话,只是神色复杂地念了一段咒语,又在水晶球上轻轻一挥,接着水晶球的中央开始慢慢显现……

  “怎么没有字?”小男孩震惊地看着水晶球的中央,那里一片空白,瓦尔莱塔仓惶地把水晶球放进了箱子里,锁上了箱子后转过身对着小男孩笑了笑,俯下身对小男孩温柔地说,“水晶球上的字只有星空预言者能看到,未来一定会有一个爱你的人的”

  小男孩忍住了刚刚一瞬间差点从眼眶中汹涌而出的泪水,闷闷道:“真的吗?”

  瓦尔莱塔顿了顿,随即一笑,“是真的。”

tbc
——————————
很久以前写的,今天把它扔出来
大家!我不填坑!!

一大早起来失恋了,裘裘喜欢一个女人

杰裘

【打电话】

裘克:杰克,刚刚开局我竟然找到了好几个推进器!

裘克:第一个求生者被本大爷直接恐惧震慑了哈哈哈

裘克:还有还有,他们救人我也恐惧震慑了!

裘克:最后一个我也抓了,没让他走地窖!本大爷厉害吧!

裘克:杰克,你有在听吗……

裘克:……

裘克:想你了

杰克:(笑)知道了

杰裘短打

  夕阳的余晖洒满一地,今儿风大,卷起地上的沙粒就往身上一通拍打,“哐”的一声,一个易拉罐从地上飞起,极速咂向墙壁接着又反弹回造事者的鼻子上。

  “操!”裘克捂着鼻子顺着墙慢慢坐下,看着周围萧瑟的景色,身边也没什么人,鼻子不知怎的泛起一股酸涩,眼角渐渐湿润起来。

  肯定是太痛了,肯定是!裘克抹去眼角的泪花,却不知为什么越流越勇,最终在脸上汇成河流,他用袖子擦去眼泪,可这泪水就像开了水龙头似的怎么也止不了,呜咽着将头埋进臂膀,心中难受的紧,他犹豫着拿出手机,一打开就是那个界面,让人眩晕的白光,白底黑字的看着眼睛疼,上面还显示着几分钟前杰克发来的消息:



  散了吧。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个猥琐裘是谁?

认真的吗hhh

就这猥琐裘,打算去看这部电影了